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(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赏析)

最近有很多网友都十分关心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(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赏析)这个问题。还有网友想弄明白。对此,盾灵网收集了相关的攻略,希望能给你带来帮助。

安史之乱开始不久,当时的皇帝唐玄宗携大臣逃往汉中,并在期间诏令诸子分领天下节度使,其第十六子永王李璘领山南东路、岭南、黔中、江南西路四道节度使,并任领江陵大都督,镇守江陵,一时风光无限,前途无量。

权力是最能迷惑一个人心智的东西,永王李璘自然也是这凡尘俗世中最普通的一个人,在他镇守江陵期间,招兵买马、设置官署,最终于至德元年,阴谋叛乱、割据江东,而此时的诗仙李白正好在永王军营,并作了一组诗歌,即《永王东巡歌》抒发了自己建功立业、保家卫国的高尚情怀。但永王擅自引兵东巡、兵败被剿,李白也在浔阳被捕入狱,虽然最后在亲朋好友的奔走相救之中获释出狱,但毕竟曾参加过永王东巡,遂被判处流放之罪,流放夜郎。

乾元二年,朝廷因关中大旱,宣布大赦,死者从流,流放以下皆赦免,快60岁的李白经过长期的辗转流离之后终于重获自由,当时的李白已在前一年冬天入三峡,所以被赦免之后的他,顺着长江疾驶而下,心情不可谓不愉悦,并在此期间写了那首著名的《早发白帝城》,这首诗也最能反映李白当时的心情。

早晨从彩云之间的白帝城出发,一日之间就到了千里之外的江陵,长江两岸的猿一直啼叫个不停,不知不觉间,小船已穿越过万重青山。从白帝城到江陵,期间约一千二百里,其间更是包括了七百里三峡,郦道元的《三峡》之中曾写道:"自三峡七百里中,两岸连山,略无阙处",又有"有时朝发白帝,暮到江陵,其间千二百时里,虽乘奔御风,不以疾也",而这里常有高猿长啸,故渔夫歌"巴东三峡巫峡长,猿鸣三声泪沾裳"。

李白的《早发白帝城》和郦道元的《三峡》,其相似之处,恰是三峡风光最真实的描写,青山相连,顺流而下,一千二百多里的距离只需一日便可抵达,青山里的猿猴众多,时常啼叫,往往在啼叫声中轻舟已飘向千里之外。一日行千里,江陵虽不是李白的故乡,但一个"还"字,足以见到诗人的喜悦之情和对江陵的亲切感了,大概每个遇上大赦的人都会有这样的心情吧,只有经历过流放的压抑痛苦,才更能感受到自由的来之不易。

其实,李白被流放夜郎,逆流而上长江三峡时,也曾写过一首诗,名字就叫做《上三峡》,但其中的感情自然是与赦免之后的心情完全不一样的。上三峡时是被流放,又是逆流而上,其痛苦的心情和这行路的艰难恰好相互映衬,"三朝又三暮,不觉鬓成丝",三天三夜都出不了黄牛峡,自是让人焦急而忧愁,再对比《早发白帝城》的"一日还",就更能感受到上三峡时的惆怅与无奈了。

再与《上三峡》进行对比,就会发现,《早发白帝城》是多么轻快的一首诗,顺流而下的流畅仿若诗人轻快的心情,没有了困于一方不得前进的苦恼,只有日行千里的喜悦与激动。在这首诗中,李白将自己的心情与周围的绿水青山融为一体,在他特有的奇思妙想之中,此诗仿若浑然天成,随心所欲而又飘逸自然,不愧为李白流传最广的七绝之一。

人的心情总是会和所处的境遇相关,当开心的时候,眼前看到的一切都会变得轻快,且这种欣喜会随着环境的优美而放大一倍;反之,遭遇磨难的人本身就自带悲伤色彩,若环境更加艰难,负能量也会变得愈加明显。李白作为浪漫主义诗人的典型代表,他本身已经足够豁达了,哪怕在"上三峡"那么困难的境遇里,他在《上三峡》里所呈现的依旧是开阔的意境以及属于李白特有的豪迈气概,所以当重获自由时,李白的高兴较之常人也更多了份浪漫。

明人杨慎曾夸这首诗是"惊风雨而泣鬼神矣!"可见评价之高,我们品味此诗,似乎也看见了在绿水青山之间疾驶而下的轻舟,在"啼不住"的猿声之中,我们也体会到属于诗人愉悦而轻快的心情。自由是多么的难能可贵,而当历经过风雨,经历过人生的磨难之后,那些自由就更加令人欣喜而愉快了!

本文地址: https://www.dunling.com/n/18541.html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部分来源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或其他公众平台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内容仅供读者参考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。

发表评论
登录 后才能评论
评论列表(1条)
  • 陶图
    这个速度,小木船不好控制吧。

    联系我们

    93840186

    在线咨询: QQ交谈

    邮件:baban38@163.com

    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

    关注微信